LOUPE / 新聞
2020年05月26號

日本當代珠寶藝術家Masahiro Nakata | 走一條很少人走的長路

詳細信息

步入2020年,我們更清晰的認知到:今天的我們陷入了更不確定性的危險,在流動的時代中你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。 在這樣的背景下,日本當代珠寶和現成物藝術家Masahiro Nakata發布了一項以口罩為藍本的虛擬雕塑概念設計「Vulnerability脆弱性」。  


   


作為一個藝術家,Masahiro帶著無盡的好奇心,嘗試著那些看似不可能的挑戰,創造出令人驚喜的作品。    


 01-不懂編程的設計師不是一個好的攝影師

     

Masahiro是典型的理科生,獲得日本大阪府立大學科技、電子工程及計算器科學學院學士學位。用現在的話講,就是一名優秀的“程序猿”。 然而畢業後,Masahiro馬上投入了珠寶設計的世界,自學蠟塑術並開始製作銀飾品。 22歲那年,他做出了人生中的第一件首飾。 找尋個人風格的路,漫長且無盡頭。慶幸在德國杜塞爾多夫應用技術大學學習及經過多年的試驗後,Masahiro終於創造出自己的設計語言:     


1.利用3D CAD和其他軟件輔助設計;  


2.以計算機程序調控參數;    


3.進行立體打印和鑄造等工序;  


4.最終完成作品。     



 「我設計首飾時,總想把他們營造為可穿戴的雕塑,我著眼於設計而不是製作過程,現在我更用電腦進行設計,但無論我的作品出於手工或電腦製作,我的獨特設計都是經過出人意表的過程的。”   」


 因獨特設計及創作方式,Masahiro的首飾由點和線巧妙精確地組合而成。     




悠遊天鵝吊墜是他的標誌性設計,盡情展現設計師對結構掌握得恰到好處,對圖形的美感見解獨到,對幾何的平衡處理得利落有致。人手打磨的金屬表面富有質感,提升首飾的藝術格調。

     
自然界有機形態是Masahiro的設計靈感之一。在研究了熱帶植物及各式生物體後,基因工程讓他著迷,因此他透過算法來複製自然界這些生物。


如下圖作品《自然生長》。  

   



Masahiro的設計不僅僅在於珠寶,還有更多不同領域的研究,因此遇到問題是常事。他唯有不停學習,解決難題,甚至還自行建造了屬於自己的3D打印機,這也是他為之自豪的一件事。      




白天上班,夜晚研究及設計,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,Masahiro都是這樣度過的。這是他人生的樂趣,幾乎佔據他所有的時間。而在空閒時,他喜歡一個人,拿一部相機,走很長的路,記錄他看到的東西,發現新事物。  

 


 

02 - 走一條很少人走過的長路  

   

在日本,你幾乎找不到和Masahiro風格相同的珠寶設計師。這種建立在人工智能、科學性、探索性風格的設計作品注定是小眾的。  


 「10年來,我一直在大阪的工作室幹活。工作室內各式工具儀器齊備,因為我不僅是首飾設計師,也是首飾製造者和創業者。我創辦了個人原創珠寶品牌-MN,以設計具特色的產品為宗旨。我的首飾並不適合每一個人,所以沒有大眾市場的考慮,但我相信我的設計可以吸引到一些追求獨特設計的顧客。」


MN珠寶品牌並不“強勢”,這或許是受到Masahiro個性的影響,他溫文儒雅,像個教書先生,說起話來的時候堅定又讓人信服。 Masahiro一直在尋求新渠道向潛在客戶推薦他的作品,他甚至透過社交平台將作品順利送到美國藝人Lady Gaga的手上。他相信,作品自帶磁場,能吸引真正喜愛它的人。   



 

2019年,他做了一個很重大的決定,暫時拋下日本大阪的工作坊,到香港參加Loupe的「設計師駐場計劃」。該計劃由周大福珠寶集團發起,旨在提升創意,為國際設計師創造與公眾交流的平台。




透過Loupe提供的資源,Masahiro遇到了更多“有緣人”。他的個人品牌在海外市場得到進一步拓展,作品在蘭州、上海、香港、廣州、順德等地展出。  





【2019中國珠寶季·上海站】

Masahiro的作品大受歡迎,現場成功達成多筆訂單。果然魔都和Masahiro氣場很合!

      



Loupe【縈繞絲路】項目在Masahiro看來是很具挑戰的,敦煌文化深厚,再者敦煌和蘭州對他而言都是很遙遠的地方。但這些都不能影響他那匹粉色馬成為展覽現場最矚目的作品之一,收藏家對此贊不絕口,並表示要馬上“帶”回家。   




他更獲得第二屆中國珠寶首飾設計天工獎優秀作品獎。 2019對他而言是收穫的一年。     




 03 - 生活慢慢過,創作慢慢做     


 Masahiro做珠寶已經十幾個年頭了。對待做東西,他有著無盡的好奇心,任何事物都能成為他的素材庫,而他掌握的製作方式也讓他的創想成為可能。 


 能堅定地站在自己一邊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。從他身上,你能感受到某種堅定的力量,使他很少被這個時代的滔天巨浪所捲入。

     
Q:為何在畢業後選擇珠寶設計?    
A:我的父親是一名優秀的珠寶人。在大學畢業後我報讀了伊丹珠寶學院的金匠系,入讀一年後父親去世了。每當我在創作珠寶時,我彷佛是在接過父親遞給我的接力棒。

     
Q:參加Loupe【駐場設計師計劃】的收穫?  
A:在過去4個月,我把所有的創作時間奉獻給了Loupe,由於我在日本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是獨自作業,對我來說,最大的挑戰就是在一個開放的空間里工作和專注。這個計劃讓我認識很多來自世界各地有趣的新朋友,這機會難能可貴。      

 
Q:未來的方向?   
A:我並不把自己定義為一個純粹的珠寶設計師,未來我將致力採用立體打印技術直接打印金屬,開發更多新穎的跨界設計。此外,我將與更多教學機構合作,希望能將我的設計創意及3D打印技術等向更多的學生及業內人士分享。

     
Q:希望成為怎樣的人?    
A:如果有達到陳世英那樣高度就最好了(笑),他是將珠寶工藝發揮到極致的珠寶藝術大師。希望有一天,我的設計也能達到極致。  

   

 原文轉載:時尚新周刊 3/31